身家28万亿!沙特王储率主权基金入主纽卡英超变“欧超”

10月7日晚,英超纽卡斯尔联官方宣布,由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IF)领衔的财团对纽卡的收购正式完成,总价值3亿英镑。这笔迟到了一年多的收购案,让喜鹊球迷聚集在主场圣詹姆斯球场外疯狂庆祝。

虽然纽卡目前7轮过后仅积3分,位列降级区,但被普遍认为前途一片光明。PIF是坐拥3200亿英镑(约合2.8万亿人民币)的沙特主权基金,后台老板则是沙特王储小萨勒曼,纽卡从此再也不差钱,一跃成为英超首富!

近年来,球迷们越来越习惯了“石油壕”在欧洲足坛一掷千金,最典型的代表是曼城和大巴黎。而纽卡的交易之所以让全英超甚至整个欧洲足坛震动,原因也在于背后金主雄厚的资本实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在昨晚的国外社媒上,流传着这么一张图:

3200亿英镑的总资产,即使“壕”如曼城老板曼苏尔,也难以达到其十分之一。而交易完成后,仅仅纽卡一家俱乐部的背后资本,就是其他19家英超俱乐部背后资本总和的数倍。

英超内部对于俱乐部3年内的亏损上限设定为1.05亿英镑,而欧足联在疫情大背景下,已经放宽了FFP的限制。纽卡此前一年的营收为1.53亿英镑左右,虽然不算太差,但和目前英超前几的球队相去甚远。据估计,短期内纽卡能烧的钱,“只有”2亿英镑左右。但不排除沙特财团可能通过各种方式,绕过相关监管,并一掷千金。

在接受英媒采访时,PCP财团CEO斯塔维利表示,虽然不想设定具体时间限制,但纽卡会成为顶级球队,远期目标是英超和欧冠。此外,斯塔维利还透露,纽卡的目标不仅仅是一线队的成绩,还包括了青训、女足、基础设施等方面。等待纽卡的,很可能是一次扎实且全方位的“大升级”。

总额3亿英镑的收购价格,也让纽卡前任老板阿什利满意退场,不仅收回了当初的收购成本和14年间的运营成本,还有小幅盈利,更不用算14年来入主纽卡带来的曝光效应。在入主纽卡的14年间,阿什利因为“抠门”而遭到了不少的批评。但也正是因为阿什利的“抠门”,如今纽卡的财政状况还是比较健康的。

作为英格兰的老牌劲旅,纽卡斯尔联队成立于1881年,曾4次获得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但最近的一次已经是遥远的1927年。 作为英格兰东北部 港口城市,纽卡斯尔也是 英格兰八大城市之一,一城一队, 基础设施 完善,球迷基础好,都 是 沙特人看上纽卡的原因。

近日,PIF实际掌控者、 沙 特 王储 小 萨勒 曼终于再次登上各大媒体版面,虽然坐拥巨额财富,但小萨勒曼 入主英超 ,一路却 走 得 很 艰难 。

起初,小萨勒曼看上的是曼联,但格雷泽家族并不愿轻易放弃能够创造价值的“摇金树”,在一年多的反复扯皮无果后,小萨勒曼选择了退出,成为足球资本界的“曼差签”。随后,纽卡成为了小萨勒曼的目标。虽然与纽卡的谈判远比与曼联顺利,但收购案却一度卡在了英超的审核上。

时至今日,仍有部分英格兰媒体、纽卡球迷,对小萨勒曼的入主抱着反对和批评的态度,认为小萨勒曼收购纽卡,属于“体育式洗白”。其中原因,则是小萨勒曼此前的种种“劣迹”。

小萨勒曼(穆哈穆德-本-萨勒曼)是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与第三任妻子的孩子。2017年,小萨勒曼被立为王储,也打破了此前沙特王位继承“兄终弟及”的传统。除了王储身份,小萨勒曼还掌握着沙特诸多实权,成为副首相、国防大臣,并 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 包 括针对妇女 的相关 改革,如 允许女性驾驶 、足球比赛允许女性观众入场等。

在经济层面,小萨勒曼还是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有着不错的国际视野的小萨勒曼意识到仅依靠石油资源,沙特的发展不可能长远,他提出了涵盖多方面改革的“2030愿景”计划,其中包含发展科技产业、娱乐文化等第三产业,体育领域也涵盖在内。沙特承办了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超级杯,并且本国足球联赛也发展不错。

沙特国家投资基金(PIF)成立于1971年,最初主要为沙特国家战略项目进行投资。从2015年起,PIF的管辖权从沙特财政部变更到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小萨勒曼成了PIF的实际掌控人。此后,PIF开始活跃于全球资本市场,已投资了波音、Facebook、Twitter、Uber、软银、迪士尼等诸多知名公司。

但这么一位经济上的“改革派”,在政治斗争中却非常有手腕。在小萨勒曼被立为王储之前,沙特国王曾先后废除了两位王储,小萨勒曼还清洗逮捕了多名反对集权的叔辈王室成员。此外,侵略性的对外政策、抗议活动等,都让小萨勒曼受到西方媒体的批评。

另一方面,沙特此前曾长时间与英超在中东地区的转播商BeIN体育存在纠纷。卡塔尔财团掌控的BeIN体育,自2017年起,曾长时间在沙特境内难以开展业务,而沙特境内则盗播盛行。

2017年,正是在小萨勒曼的主导下,沙特联合阿联酋、埃及、也门、巴林等国,以卡塔尔支持活动为由,与卡塔尔断交。当地体育消费市场则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炮灰。2020年小萨勒曼收购纽卡长达几个月迟迟不能获批,就与版权纠纷有直接关系。

好在10月6日,多方已经就英超在沙特的转播问题达成一致,沙特将打击盗播,保护版权转播商进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hryj.com/,欧洲超级杯这也为小萨勒曼入主纽卡扫清了最后的障碍。 在 昨晚英超的官方声明中提到, 在得到了具有法效力的保证,沙特国家不会直接参与纽卡的运营后, 收购 申请才得以通过。

和英超 眉来 眼去了3年时间, 沙特巨富 终于 如愿以偿。英国是沙特“2030愿景”的战略合作伙伴,也是沙特重要的贸易伙伴。入主英超,每个外国投资者都抱着不同的目的,对于小萨勒曼来说,这笔交易很可能只是庞大国家计划的其中一环。正如沙特的邻居阿联酋在曼城、卡塔尔在巴黎做的一样。

在近十多年里,欧洲足球变得越来越国际化——不仅仅是球员构成的国际化,还有投资人的多元化、受众市场的全球化。在纽卡易主后,英超仅有6家俱乐部还是本土投资人。在收购俱乐部的选择上,英超俱乐部在近10年更是一骑绝尘,成为诸多资本的首选。

先来看18/19赛季(疫情前最后一个完整赛季 ) 的数据 ,英超 的营收水平已经明显拉开其他联赛 一个段位, 尤其是转播 分成收入, 英超仅此一项,就能超过其他联赛的总收入。

而英超的持续营收能力提升,更是令其他联赛难以望其项背。随着C罗、梅西的相继离去,西甲失去了吸引全球流量的两个最大IP。而在疫情影响下,虽然英超19/20赛季营收下滑了13%,亏损接近10亿英镑。据英超主席马斯特斯今年3月的表态,20/21赛季英超的整体损失预计在20亿英镑上下。但其他联赛的情况更为糟糕。

在意甲,尤文图斯、国际米兰在9月下旬分别公布20/21赛季财报数字,分别以亏损2.099亿欧元、亏损2.45亿欧元两次刷新了意甲球队单赛季亏损纪录。赔了C罗、巨亏2.1亿欧,意甲霸主尤文图斯怎么了 而罗马等队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米兰虽然损失大幅减少,但依然处在连年巨额亏损的状态。

在西甲,巴萨单赛季亏损4.81亿欧元,俱乐部财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营收的大幅缩减,让俱乐部受到工资帽限制,被迫放走传奇球星梅西。上月,西甲联盟给出的巴萨工资帽,仅不到死敌皇马的1/7,经济的窘迫已经严重影响赛场成绩。

今年夏窗,在其他各大联赛都收紧银根的情况下,只有英超球队和大巴黎仍在一掷千金。在英超,更是有7家球队打破了队史转会费纪录买人:曼城1亿英镑引入格拉利什、切尔西9800万英镑引入卢卡库、阿斯顿维拉3800万英镑引入布恩迪亚、利兹联3000万英镑引入丹尼尔詹姆斯、布伦德福德1750万英镑引入阿热、伯恩利1500万英镑引入科尔内、诺维奇1000万英镑引入特索利斯。

既能赚钱,又能持续提升价值。手握重金的投资人,更青睐英超的趋势愈加明显。而“不差钱”的英超,在工资开支和转会开支上,与经济不佳的欧陆各联赛差距正在拉大。

在今年4月,“欧超”计划以英超“Big6”的名义退出为节点,走向瓦解。但此后欧洲足球的发展,却并未走向去金元化,反倒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在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等人的最初构思中,“欧超联赛”将占据全球俱乐部赛事的顶端,并且取代欧冠。

小萨勒曼这样的“氪金玩家”进入英超,很可能并不是最后一个。在英超内部竞争愈加激烈的情况下,新资本进入依然热度不减。正如海外社媒上一些英超球迷所吐槽的那样:“下一步,或许应该要求欧足联把英超的欧冠名额提升到6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