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熙明:血亏2亿疫情只是尤文最后的遮羞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hryj.com/,欧洲超级杯

在出战AC米兰前,尤文图斯董事会通过了2020-21财年俱乐部财报。此前,《足球金融》以及部分自媒体已透露尤文暴亏1.9亿,财报证实,实际情形只会更加恶化,不出意外这成为阿涅利之下财务失血最严重的一年,年度亏损将达到2.099亿欧,一举创下意甲单赛季亏损最高的历史纪录。

阿莱格里会感到愤怒,因为他明显被耍了,情形跟阿涅利请他在家中观看都灵德比(并且应该在那时谈好回归)说的不一样,任何俱乐部对新教练,转会上都不会如此不管不顾。凯鲁比尼借喉舌《都灵体育报》官宣:洛卡特利之所以扯皮旷日持久,是因为尤文根本没将其视为必要的引援,即:可以不买!而小基恩则是C罗离去后实在无人可补,临时现抓。换句话说,尤文完全可能一个新人都不为阿莱格里引进,当年贝尼特斯接手国际米兰发现一个引援都没有后,打完世俱杯他马上跑路。

但是尤文的现状表明,不作大的投入、能省就省不但会是今年尤文的方针,更会是未来几年的路线。家族对尤文、对阿涅利还是支持的,母公司输血4亿,可保尤文无虞。但是输血是为救命,不是为消费,所以今后就不用幻想尤文会作重大的引援投入,非但不会有引援,而且德利赫特这样值钱但工资超高的优质资产,如有必要会被抛售,用于填窟窿。

2017-18赛季,尤文遭遇了连冠史上最严重的危机,在六连冠之后,完全可能在第七年打住,被那不勒斯拿下,是夸德拉多与伊瓜因在圣西罗最后3分钟神奇的个人发挥,让死亡行军的尤文冲出了峡谷,柳暗花明,豁然开朗。

但在当时,马罗塔与阿莱格里都知道,球队已经到非换血不可的地步,两次打入欧冠决赛,成绩的巅峰需要经验作战斗力保证,尤文两次决赛的阵容都已高龄,队中暮气已现,常年连冠后部分球员进取心下降,而高龄导致伤病减员严重,阿莱格里经常换不出人来,尤文需要像2015-16赛季那样作一次彻底的换血。

曾记否?那一年尤文欧冠客场翻盘热刺,阿莱格里关键时刻连换两个边卫利希施泰纳与阿萨莫阿,结果3分钟内伊瓜因迪巴拉一人一球?利希施泰纳与阿萨莫阿,是尤文已经不打算续约、视为完全无用的高龄球员,可见阿莱格里手头阵容之窘迫。

一位史上最杰出级别的超巨,一位当世气场最强的流量之王,一位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中的焦点,空降尤文,极大地满足了全世界尤文球迷、以及阿涅利的荣耀心理。C罗碾压级的战斗力,使接下来的2018-19赛季成为尤文连冠中最轻松的一冠。

只有马罗塔清醒地意识到,尤文实力不够,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吞下C罗。C罗的到来,挤占了其他所有资源,尤文在多个位置需要换血已经没有可能,况且伊瓜因的成本还没消化掉,C罗挤走伊瓜因,也会出现不小的成本亏损。

C罗的加盟,还涉及一个职场上小人背后捅刀的故事。马罗塔的副手帕拉蒂奇,意识到可以挖来C罗后,越级上报,满足了阿涅利,从而将马罗塔拉下马来,自己爬上马罗塔的宝座。

后来的情节都知道了,马罗塔带着忿恨出走国际米兰,卧薪尝胆三年,复仇成功,将尤文从王座上打了下来。失去了马罗塔的保护,阿莱格里与帕拉蒂奇、内德维德的矛盾不可避免,毕竟球队的经营直接影响到他的战绩,最终阿莱格里也被逼走,尤文连冠两大支柱被自毁。

C罗项目,理论上并没有错,通过一位超巨的流量,迅速提升尤文地位,使尤文营销短期内上两个台阶,财力、影响力取得立竿见影的突破。

如果帕拉蒂奇能证明,他的才干足以胜任这个位置,或许尤文的情形还不至于如此恶化。帕拉蒂奇在位只证明了,副手就是副手。C罗的到来不是让事情更简单容易,要达成C罗项目,需要更大的投入,能力气场更强、更能驾驭得住的主帅,C罗身边需要一批更优秀的僚机。皇马不是光有一个C罗,还有本泽马、莫德里奇、拉莫斯、马塞洛这些当世同位置最杰出的金球级巨星。

但是这些,帕拉蒂奇一个也办不到,而且他差点丢了大人——他没有弄清苏亚雷斯的欧冠资格,差点让尤文陷进入籍考试舞弊丑闻。

帕拉蒂奇所能做的,就是做账、免签、高薪,做账使尤文表面上“财务合格”,免签表面上省了转会费获得“资本增益”,但代价是接连的高薪,冲垮了尤文的薪资结构。

尤文陷入了巴萨完全相同的困境,梅西的超高薪并不是巴萨的问题,巴萨经济垮掉的真正原因,是签了一大堆薪水超千万的球员,而他们的贡献能力不过尔尔。

C罗的年薪固然是极大负担,但他同样为尤文带来额外的赞助与流量曝光,很多赞助就是冲着C罗来的。而那些本来该充当C罗僚机,为C罗跑动的球员,却甘心躺在C罗身边,自己不动,看着C罗一个人在前场重围中猛冲。

于是,尤文打法越来越难看,成绩同步下滑,原先在意甲对其他球队的心理优势丧失殆尽,欧冠屡屡碰壁,C罗能不萌生去意?

最利令智昏的,是尤文发癫到彻底无视教练作用,把不入流的萨里和一天都没带过队的皮尔洛强行扶正,结果当然是搬起石头,狠砸自己。

C罗从来不是尤文的问题,他的付出无愧于尤文,尤文历史上从未享受过全世界这么多的光芒。问题是,利令智昏作大死的尤文,不配C罗这样的付出。

尤文可以有一个终极借口——疫情。要不是新冠来了,C罗项目不至于一下损失这么多的票房,俱乐部不至于一下子如此血亏。

可是,被疫情伤害的,不止尤文一家,因为疫情而暴亏的,也不止尤文一家。米兰双雄、罗马都亏损上亿,而且别人没有阿涅利天生的优越——你捅的篓子再大,家族给你兜底,其他人没有母公司输血4个亿,国际米兰天天都在转售传闻中,但一点不妨碍马罗塔、马尔蒂尼、平托依然正常操作,球队依旧在正规中,运转自如,战绩同步回报。

而且别忘了,如果不是疫情,尤文早在萨里赛季就丢冠了——正是因为疫情,意甲停顿,状态大火的拉齐奥停了下来,复工后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状态势头。

C罗这三年,见证了一个富二代,在顶峰上忘乎所以、自毁长城、搬起石头狠砸自己脑袋的全过程。疫情只是尤文最后的遮羞布,他们可以把一切归咎于疫情,正如凯鲁比尼可以把一切都推到C罗头上。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